“要管,但不要管死”
《江门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管理条例(草案)》初审侧记

 来源:江门人大网  发表时间:2017-12-29 09:51


    《江门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管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草案”)28日经市人大常委会初审,与会人员围绕条例草案的合法性、必要性及可行性进行审议。

 

12月28日下午,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分组审议《江

门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管理条例(草案)》(第一组)。杨小燕 摄

12月28日下午,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分组审议《江

门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管理条例(草案)》(第二组)。杨小燕 摄

 

    明确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人”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城建环保工委主任宋强认为,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人”的法律涵义及其权责的来源,与其他相关主体的关系等有待明确。他表示,通过调研发现,“设置人”多而复杂,首先要明确我们管谁的问题,才能明确“设置人”的权责。

    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钟军指出,草案要处理好几个关系:处理好管理者和行政相对人关系,厘清并处理好固定广告、广告招牌、流动广告之间的关系,处理好城市道路、国道、县道、乡道的关系,及公益广告、商业广告关系,处理好业务需求、安全、城市景观之间的关系。

    “法规的必要性、合法性、可行性能够满足,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制工委主任余志坚提出,法规中所涉及的权利和义务存在不对等的情况,需要平衡,如草案第六条提到,任何单位和个人有权举报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的违法行为,“此处应该向公众公开投诉电话、邮箱,以及具体的回复日期等信息,权力执法部门有权力也要有义务。”他还提出,条例中对于拆除户外广告设施的主管部门不明确,应该加以限定,如,市县级政府主管部门才能行使此权力,以免出现责任不清,或滥执法。

    市人大常委会委员王建生建议,在执法过程中,如果对处罚不满,草案应提供申诉的途径,指明向谁投诉。 

    行政许可制度不要人为添堵

    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实行行政许可制度是草案最大的制度设定。该制度设定也引起大家的关注。

    王建生委员建议,户外广告可实行许可制度,但广告招牌无需实行许可,出台技术性规范即可,不然广告招牌的商家众多,都去申请,不断加大行政人力成本,也给商家带来诸多不便。

    “一些对户外广告作出规范的城市,他们在执法中发现的问题,我们可以借鉴,进行完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郭建红说,草案中涉及户外广告管理和审批的部门较多,应该在规划时多征求各方意见,审批时部门越少越好,否则会降低执行效率。市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主任齐丁民认为,条例中关于行政许可事项的规定过于繁琐,应该为申报者提供便利,如可以考虑采用网上登记承诺的方法。王建生也认同,户外广告许可尽量采取网上申报,尽量减化程序,为商家尽可能提供便利。

    宋强建议,对户外广告科学分类进行研究,比如车身广告、流动广告是否实行行政许可要慎重考虑。由于现时办理车身广告需要向工商局和车辆管理所提交申报。根据2008年10月1日起施行《机车登记规定》,变更车身广告的,机车所有人应向登记地车辆管理所申请变登记。为避免办理行政事务的重复和减轻企业多部门申报的负担,建议条例(草案)中的广告载体不将公共交通工具纳入。 

    要管,但不要管死

    “要管,户外广告和招牌要规范管理,但不能管死了。”是大家较为一致的看法。

    梁汉文代表认为,户外广告施工安全没有给与足够重视,此外,户外广告结构受自然环境破坏,户外广告架构锈蚀较严重,而广告牌设置在人口密集的地方,是一大安全隐患。制定安全监管制度是必要的,责任落实到人,户外广告对安全性进行定期的、大型的,每季度专人检查,从源头消除安全隐患。

    草案规定,户外招牌设置实行“一街一式”、“一店(单位)一招”,这一硬性规定,也引来争论。有代表认为,真正执行起来有难度。

    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凌伟中提出,对户外广告立法的目的是为安全、规范、有序、整洁,但广告业注重创意,如果要求整齐划一,不同的商品广告如何做到风格上的统一。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顾达华对此表示认同,“条例中提到风格、美观等词,但美观是美学概念,抽象概念很难用客观标准确定,这将会给执法带来难度,造成法规难以落实。”顾达华说:“立法管得范围有点宽,立法应该围绕立法的目的进行。”

    新会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俊杰指出,关于禁止性的规定,边界不清楚,管理起来较难落实,在不影响公共安全的情况下,不应该做太多限制。

    (江门日报记者 赵可义 徐海洋 通讯员 杨小燕)

Copyright©2003- , Jiangmen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