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赴贵州省黔南州、黔东南州水资源管理的考察报告

 来源:  发表时间:2016-05-19 17:16


江门市人大常委会专题考察组

2016年5月

    市人大常委会将于今年5月听取和审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法》执法检查报告。为做好该项工作,4月中旬,由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敏标带队,农村农业工委、部分常委会委员及市水务局负责同志,选择自然条件和经济社会发展状况与我市相似的、有可比性的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进行考察,期间考察了黔南州的剑江河治理工程、滨江公园、南沙洲和黔东南州的麻江乌卡坪、乌羊麻蓝莓产业园、雷公山水源涵养保护地、舞阳河等,并与有关单位座谈、交流,充分了解有关情况,认真学习两州水资源保护利用与管理方面主要做法和成功经验。现将考察情况报告如下。

    一、两州推动水资源开发利用的主要做法

    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位于贵州省中南部,总面积2,6197平方公里,有汉、布依、苗、水、壮、侗、毛南、仡佬等37个民族,总人口370万人,少数民族占54%。属亚热带温暖湿润多雨地区,年均降雨量1,235毫米,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156亿立方,以苗岭山脉为分水岭,岭北为长江流域,岭南为珠江流域。全州境内共有中小河流300余条,总长5,000公里,河网密度约0.2公里/平方公里,水质总体较好。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处贵州省东南部,全州国土面积30,337平方公里,有苗、侗 、汉、布依、水、瑶、壮、土家等33个民族,总人口466万人,少数民族占79.9%。年均降雨量1,235毫米,多年平均水资源总量229亿立方,人均水资源量4,799立方,高于全国和贵州省平均水平。共有大小河流2,900余条,主要河流为清水江、舞阳河、都柳江三大干流,平行贯穿中、北、南部,主河道长分别为369公里、167公里、146公里,出境断面水质全部达到国家标准。近年来,两州以落实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为基础,以不断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为目标,采取有力措施抓好水资源管理工作,取得显著成效,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为100%,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水安全和水资源保障。主要做法是:

    (一)建立健全水资源管理法律法规

    为了规范水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和管理,保护水资源环境,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和饮水安全。两州非常重视水资源管理的立法工作,如黔南州先后出台了《黔南布依苗族自治州剑江河流域保护条例》、《黔南布依苗族自治州荔波樟江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黔南布依苗族自治州城市水污染防治条例》;黔东南州先后出台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舞阳河风景名胜区条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里禾水库水资源保护条例》、《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生态环境保护条例》。这对保护流域生态环境、规范管理提供了法律依据。

    (二)开展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

    清水江在贵州省境内全长459公里,流经黔南州福泉、都匀和黔东南州凯里、丹寨等16个县(市),其中福泉市是中国重要的磷化工基地。2008年,贵州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在清水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重安江设了5个水质监测断面,几乎月月为劣五类水质,水质污染形势十分严峻。为破解清水江水污染难题、促进流域地区产业布局调整,提高流域地区水资源承载能力,2009年贵州省环保厅根据“谁污染谁付费、谁破坏谁补偿”的原则建立了清水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省环保厅在黔南州、黔东南州跨界断面和黔东南州出境断面设立了水质控制目标,省人民政府出台了《贵州省清水江流域水污染补偿办法(试行)》,办法规定黔南州、黔东南州跨界断面当月水质实测值超过控制目标的,黔南州应当缴纳相应的水污染补偿资金,资金按3:7比例缴纳省财政和黔东南州财政;黔东南州出境断面当月水质实测值超过控制目标的,黔东南州也应当向省财政缴纳补偿资金,同时要求各级财政归集的补偿资金纳入同级环境污染防治资金进行管理,专项用于清水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

    (三)加强领导,注重部门协调

    两州政府主要领导高度重视水资源管理工作,多次专题听取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水生态文明建设推进情况汇报并亲自部署。州、县分别成立以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的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水生态文明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统筹协调,研究工作推进中的重大问题,形成“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全面抓、业务部门具体抓、层层抓落实”的工作机制。如黔南州出台了《黔南州水生态文明城市建设试点实施方案》,水务部门积极与发改、环保、农林业等部门协商,制定年度工作计划,实行工作进度月报制;黔东南州出台了《水资源管理控制目标分解表》,明确部门职责。

    (四)注重流域水污染治理和水生态修复

    两州以实施城市湿地公园为抓手,推进水生态系统保护与修复工程建设,维护江河湖库水生态环境。如黔南州已启动都匀、贵定、瓮安、龙里、惠水5个生态文明方试点县创建工作。围绕以都匀剑江河、惠水涟江河等城镇水系为重点,加强水生态保护示范区建设,已启动杨柳街“小黄河”综合治理项目,三江堰主体工程已完工,雨花湖湿地公园、南沙洲公园已对市民开放。莲花湿地公园和龙里贯城河生态治理项目已报批。至2015年年底,黔东南州在全省率先启动重点流域跨县界水质监测工作,实行“河长制”管理。州和下属县市成立了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领导小组,设立水资源管理办公室,全面推进水务一体化管理体制改革,实现了城镇和农村、地表和地下、客水和当地水、雨洪水和中水利用等涉水事务一体化管理。

    (五)开展离任自然资源资产审计

黔南州按照省统计局、省国土资源厅、省水利厅《关于开展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县级试点工作的通知》要求,已启动荔波县、平塘县国土资源、水资源资产负债审计试点工作,探索将生态环境保护纳入政府考核体系,引导党政机关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业负责人进行重大决定时必须充分考虑生态因素。

    二、黔南州、黔东南州推动水资源管理工作的主要经验

    贵州是水资源大省,河流众多。黔南州和黔东南州地处贵州南部,近年虽加快发展,但走出一条既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又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的新路径。两州推动水资源管理工作的主要经验是:

    (一)强化顶层设计,大力推进水系生态园林城市发展。近年来,两州委、州政府高度重视,把水资源管理工作摆上更加突出位置,积极抢抓西部大开发历史发展机遇,进一步强化组织领导,制定出台加快发展的重要政策措施和法规,坚持规划先行,及时调整、制定或修编相应的水资源综合规划,对接好国家和省的有关规划,充分利用水资源、河流众多的优势,规范管理,通过中小河流整治和生态修复,努力构建水系贯通、水质清澈、水系景观秀美、还水还绿于民的城市发展格局,描绘出人与水和谐共处、水与城和谐相应、城与人和谐共生的水生态文明新图景,将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广大市民。

    (二)生态补偿倒逼治污提速。自2009年贵州省政府在黔南州和黔东南州之间的清水江建立上下游区域间水污染生态补偿机制以来,两州污染物排放大幅削减;清水江上游重要支流重安江大桥监测断面水体中,总磷浓度降幅高达95%,氰化物浓度下降78.5%,水质明显变好。2009年至2015年,由于黔南州和黔东南州跨界断面当月水质实测值超过控制目标,黔南州累计缴纳生态补偿资金达1.55亿元,资金专项用于清水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生态修复。补偿金主要来源于造成水污染的企业,环保部门每月对重点企业上下游监测断面取样监测,监控各企业对河流造成的污染,确定企业需缴纳的补偿费。清水江流域水污染补偿机制是国内在河流管理层面上首次实行的水污染补偿机制,不仅资金解缴方式创新,且补偿因子及补偿标准符合实际。生态补偿机制有效地调动地方政府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积极性,加强对企业污染治理项目建设运行情况的监督检查,促使企业自觉履行社会责任,从而使流域内水质明显改善,百姓生活更加舒心。

    (三)保护并利用独特资源,大力发展生态旅游。贵州属喀斯特地貌,气候湿润,降雨量大,地表径流稳定,塑造了不断生长的湿地生态系统。当地政府通过加强自然保护区建设,建成多个湿地生态保护区。充分利用珍贵的生态旅游资源和民族文化旅游资源,依托优越的自然生态环境和良好的农业发展基础,大力发展以民族和山地为特色的文化旅游业。

    三、几点建议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我们认为,要把握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机遇,补齐水利防灾减灾设施短板,抓好中小河流治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推进水生态文明建设,带动全市经济跨越式发展。借鉴两州的经验,我们建议:

    (一)高起点谋划水行政管理体制的顶端设计,为我市水利事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组织保障和政策支撑。一是加强水生态环境方面的地方立法,为水资源的合理开发、可持续利用、规范管理和保护提供法律保障。二是加强水资源科学规划。编制和修编水功能区划和给水排水、节水、再生水利用等方面的发展规划,明确指导思想、目标任务,使水务工作进一步规范化、标准化。三是健全水资源管理组织机构和责任与考核制度。按河流水系实行网格化管理,以县行政区域为中心,建立以水利工程、乡镇水利(农综)、行政村为基点的网格。涉水事务一体化管理,理顺管理体制,为我市水务事业发展提供组织保障。落实水资源管理“三条红线”的约束作用,实施总量控制和红线管控。四是加大投入。创新城市基础设施投融资和运营模式;加大资金投入和拓宽投融资渠道,为水务事业发展所必须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保障;大力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对提高环境公共产品与服务供给质量,提升水污染防治能力与效率具有重要意义,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公共服务供给模式。

    (二)开展生态补偿试点。生态补偿机制可以倒逼企业加强治污。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12年出台了生态保护补偿办法,但我市没有实施,建议在县市推行生态补偿机制,从而促进地方政府承担环保责任,加大水质保护力度。按照“谁受益谁补偿”的原则,生态补偿机制可以调动地方政府履行环境监管职责的积极性,严把项目审批。要以市场和经济手段相结合,形成污染者付费,保护者受益的新局面。

    (三)高起点谋划生态旅游发展。进一步加强江河整治,扎实推进生态修复。积极挖掘水环境整治相关周边土地开发、供水、林下经济、生态林业、生态渔业、生态旅游等收益创造能力较强的配套项目资源。整合我市的文化、生态、海洋、温泉、乡村、森林等优势,把我市打造成为独具特色的慢生活胜地。发展休闲养生养老产业、大健康产业,破解海岛、温泉旅游的季节性困局,提高旅游的高端吸引力;发展观光和休闲度假旅游,丰富生态旅游的乐趣。

    (四)构建湿地生态保护体系。湿地是三大自然生态系统之一,具有蓄水调洪、净化水体、调节气候、美化环境、保护生物多样性等重要功能。江门地处岭南水乡,推动绿色生态水网建设颇具条件。要强化湿地资源保护,同步推进治污治水、环境整治、水网绿化美化,提升湿地生态服务功能,结合建设公园城市、海绵城市,营造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环境,为市民提供休憩场所。

Copyright©2003- , Jiangmen Municipal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江门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